天天找糧吃的天天

天天/阿天/小天←選個叫吧ヾ(*´∀`
渣繪手.
喜歡甜食.
求搭訕(喂

名为大肠的不良青年:

还是lof方便

是作品集的一部分

我超爱大脚\章鱼妹\僵尸妹

看上的劳斯求求你们喂我点粮

【宝石乙女】当妳在课堂上睡着

#寶石學園男子們 X 妳

#OOC預警

#妳在課堂上安穩的睡了(

【庸醫的場合】

看到妳從上上堂課就聳著眼皮,他知道妳昨晚八成又不知道熬夜到幾點了。

其實他自己昨晚也因為帕帕的突發狀況而沒怎麼睡,還是靠著意志力撐著的。

他猶豫著該不該推推妳的肩膀將妳喊醒,但看到妳安穩的呼吸起伏。扶了扶自己的額頭,看著黑板上滿滿的板書。

「這傢伙……到時候又要找我討筆記了」

(露琪爾真是辛苦你了)

【黃鑽的場合】

這是他難得會跟妳待在同個教室的分組課程。

平常只會在高年級大樓活動的他此時正歪著頭欣賞著妳違反人體工學的睡相,眼裡滿是寵溺。

忍不住想伸出手揉揉妳的髮,卻因為害怕就這樣打破了妳的美夢,手就停在了半空。

「欸那邊那個,黃鑽同學有什麼問題嗎?欸!###妳怎麼睡著了!?」

「啊……動作太大了(吐舌」

(之後他好好的跟懵逼的妳道了個歉並使出了摸頭殺)

【翡翠的場合】

班長,公正不阿的那個。但常常在私心跟公共政策上自我矛盾著。

瞥見妳的頭越點越低,他明白站在班長的角度上他應當立即拍拍妳的肩頭喚醒正邁進夢鄉的妳。

不過看妳桌上的筆記本上已經抄得滿滿的,更已經超過了現在課堂上的進度。

翡翠又陷入了自我矛盾。

叫,還是不叫?

當他終於下定決心伸手搖醒妳的當下,下課鐘正好也響了。

「……嗯?班長?你有什麼事嗎?」

「不……那個、妳的筆記可以借我抄一下嗎?」

(翡翠,有時候還是不要想那麼多比較好哦)

【幽靈水晶的場合】

一陣平穩的呼吸聲在耳畔響起,郭斯特幽幽的望妳的方向看去,而妳果然已經安詳的睡死在一邊了。

他看了看講台上老師粉塵飛揚的抄著板書,又看了看妳空白的像南極大陸的筆記本。

不知道誰昨天在圖書室答應自己會好好準備這次期中考的?

他以一個極其輕微的力道摸了摸妳的頭。

「又能跟妳一起去圖書室約會了呢」

(你還是我認識的郭郭嗎?)

【煙晶的場合】

煩躁的揉了揉自己前額的髮,煙晶他皺著眉頭看著一邊睡還一邊砸吧著嘴的妳。

八成夢到了什麼好吃的東西吧……

耳邊老師還在口沫橫飛,而期中又即在眼前。身旁的妳還能這麼毫無顧慮的睡的如此豪邁。

這也是一種優點吧……他這樣想。

雖然在心裡數落了妳不下八百遍,但他卻沒有要將妳喚醒的意思。

「放學後得幫她補課了…」

(煙晶你倒是看起來滿羨慕人家的)

【青金岩的場合】

對於身旁的妳再次的陣亡已經毫不驚訝,反而開始對妳睡著的原因越來越感興趣。

他推算了幾百種妳之所以會在課堂上 “失去意識” 的原因。也不知道有幾項是真的符合實際狀況。

他撩了撩鬢角的長髮,唇角微揚的盯著妳熟睡的側顏。

因為思考著妳陣亡的原因,這堂課就這樣晃過去了。

不去聽課沒關係嗎?

人家是學霸呢,乖孩子不要學。

「應該是因為昨晚看了深夜美食節目又熬夜了吧~」

「青金岩!昨晚我看美食節目聽說車站附近有很好吃的咖哩飯哦!」

(又是一次神推測呢!青金岩偵探大人!)


2018/04/07

天林

GOR叔:

[授权汉化]<源氏特辑>

过激核弹——周日晚的骨科超量放送!

齁甜的心空日常 / Kevin髭造型预约中

‘我,好像得了兄长饥渴症。’

朱里twi走  

一期先生什么时候从半空中下来呢